《哪怕我很小》

詞:李泉、林海      曲:李泉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uy_CGtHDDw

 

 

高規格!高質感! 華語樂壇最難得一見的磅礡大氣之作

特邀 遊走古典與現代間的「音樂天才」─李泉 量聲打造

攜手在這充滿創傷的世界提出最擊中人心的反思:

「鳥兒渺小嗎?還是人類自詡為萬物之靈,不自覺地用自我的眼光 看待遇見的人事物?

 

因為電視節目而結下超過三個月相處的緣份,野獸派歌王楊培安與音樂天才李泉,彼此都很欣賞對方並於當時互贈專輯,李泉在送給培安的專輯上寫著:「培安:我們應該是一家人」。而這段因緣際會,也成就了「哪怕我很小」這首歌合作與誕生。在一開始的創作前,二人只透過微博私信與簡訊作簡單溝通,但心有靈犀的二人,首次合作就十分順利,「我只是 錯過了出口/我只是 來到了終點/我只是來到 不屬於我的世界擔任此曲之詞曲創作與製作的李泉,不僅寫出培安的自我矛盾以及感覺自己與身處世界格格不入的心聲,配唱時,培安也出乎意料地與李泉想捕捉的感覺完全契合,僅花不到二小時,即完成配唱。與歌名迥然不同的是,這首歌在音樂氣勢上非常大氣磅礴,是為重金打造的一首高質感大作,擅長古典樂編制的李泉,讓近五十人管弦樂團於演奏現場同步錄音,使得臨場感與震撼感更加倍。「來世要做個飛鳥/因為牠可以自由 可以飛得高 /哪怕我很小」這首極具個人獨特色彩,以極為灰暗角度看待人生的作品,在整曲從絢爛回歸平淡的結尾時,卻意外提出了既宏觀且擊中人心的反思:「鳥兒渺小嗎?還是人類自詡為萬物之靈,不自覺地用自我的眼光,看待遇見的人事物?」

 

令人聽畢,在死與生,亡與存之間,將思考「哪怕我很小」這個命題的餘味。

 

首次嘗試紀錄片式MV拍攝 首度揭露野獸派歌王的日常生活

出道以來耗時最久的MV!導演拍攝團隊耗時一週費心跟拍

通告行程、演出活動全都錄

 

繼備受好評的「冷耳光」MV之後,第二波主打「哪怕我很小」接續與冷耳光MV導演JIZO以及其團隊GJ94 Films合作,歌曲在專輯未發表之前,便率先邀請李鴻其拍攝一支Teaser,搭配「哪怕我很小」的短版試聽先行在網路上以及金馬獎頒獎典禮當天的破口廣告放送,透過極有意境的畫面以及動人的歌曲,期望先聲奪人,引起大眾討論。果不其然,透過這首不同於以往的金曲,讓網友們紛紛熱議:「到底是誰的歌?」並且在揭曉是培安的最新歌曲後,仍一致驚豔於他的歌聲表現竟還有如此不同、更上一層的詮釋能力,可謂率先打響歌曲的注目度。而此部Teaser的內容,實為「冷耳光」MV的續篇,描述男主角李鴻其在探監代替自己坐牢的母親後,一個人絕望地在城市中遊走,最後爬上高樓,縱身一躍…,以短短的60秒,呈現同樣令人揪心的續篇故事。

 

在歌曲搭配搶聽Teaser的成功鋪陳之後,準備拍攝正片MV之前,唱片公司企劃反而未設框架給導演,讓導演盡情放手發揮,希望導演能以對這首歌曲以及歌手最真實的觀感來創作。基於跟歌手在首支MV的合作以及了解這首歌實為專輯的精神主旨歌曲後,導演JIZO期望以偽記錄片的拍攝手法,真實呈現野獸派歌王的日常生活,並表現人與人、人與城市間的疏離感,以帶出歌曲副歌以及專輯名稱「不屬於我的世界」的氛圍。故導演以及拍攝團隊耗時一週費心跟拍培安的電視、活動通告、以及拍攝在城市中遊走、閒晃的過程,再透過數天的縮時攝影、空拍攝影等方式,將培安平常生活的台北市市景,透過極富情感的鏡頭全都紀錄下來,是為楊培安出道以來製拍耗時最久的MV,也是首次嘗試以紀實性的方式來拍攝。有趣的是,導演安排培安一個人在城市中不同場所一個人遊走,甚至還安排他在遊樂場玩夾娃娃機,充滿童趣的場景讓大家都疑惑地認為是否與「野獸派歌王」的形象不搭。沒想到,培安卻說MV拍攝的許多情節,其實真的就是他平常空閒時會做的事,就連一個人玩夾娃娃機,也都是他私底下會去玩的,讓沒有跟歌手討論過這些細節的導演以及團隊,都大為驚訝,也證明雙方的合作默契已毋須言語,像是同屬同一個世界的人一般,因為頻率相近而相會,而如此機緣巧合,也讓工作人員藉此為培安打一注強心針,笑說他總認為自己不屬於這個世界,但老天卻在這次幫他安排了與他像是同一個世界的專業團隊來完成這次的作品,讓培安著實備受鼓勵,而如此真誠且用心拍攝完成的MV成果,也將令大家再次感動。

 

 

 

 

來世...好像有點久...

可不可以此生就當飛鳥...

 

還是要再次謝謝李泉大哥

給了我這首應該已經無法超越的作品

 

孩子,母親...早晨,黃昏...

我的確忽略,也失去了擁抱的能力,與生活的方向感

開始,結束...緣份,悔恨...

人一出生就是等死;我很幸運,卻又欲求不滿

所以...愛恨難分...

 

我不斷地錯過以為是出口的出口

我希望早日走到生命的終點

但現實告訴我我還沒到站, 現實也不允許我再次自私衝動地草草了結生命

我活在一個不屬於我的世界

身體存在於這個空間

但心...卻從沒有從身處的這個世界

獲得足以讓我對生命改觀的動力或契機

 

我現在...只能做到為在乎的人活著...

 

內心的黑洞,早已擴大,深不見底

 

大概也只有在唱著這首歌的時候

我能感覺到自己的存在,真正地存在於這個時空

 

這歌...是個禮物,也是對我個人最好的註解

 

我應該不會再自殺

但"希望一覺不起"的想法

一直沒有消失過

 

在我能改變思維前

順其自然吧!

 

 

 

 

 

iampe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